今天想吃烤鸡腿


混乱中立,食性复杂
小甜饼爱好者

【后勤组】庄小羽的第二颗扣子 HE 一发完

Summary:庄小羽崩掉了他人生的第二颗扣子。

 

左手捏住圆滚滚的纽扣,右手拇指顶起扣眼上缘,食指抻着下缘,剩余三指压住布料,一手推,一手揽,系扣子那么小的动作都要动用两只手、四根指头。

哎……

庄羽低头嗅了嗅新换的病号服,这一次的洗衣液是洋甘菊味,他又有些开心起来。

 

陆琛一回来就看到小孩儿乖乖巧巧坐在被窝里,眼睛直勾勾看着窗外,眼神却又放的很空,阳光太盛,深棕的眼睛被渲成了暖融融的焦糖色。

休养了几个月,小孩儿的头发被养的又软又长,遮住了他身上最后一点凌厉。整个人陷在软绵绵的被子里,乖巧得像个象牙塔里的学生仔。

“庄羽!庄小羽!回魂啦!”陆琛把刚接的热水放在床头,晃晃悠悠踱到自己床边,右手掸了掸被子,一屁股坐了下去。

庄羽的眼神软软地、不依不舍地从窗外收回来,又那么软软地搭到了陆琛身上,认认真真看着,满眼都是他。 

他头略略一歪,并没有说话,陆琛却知道这是在等他接着往下讲。

陆琛当然知道小孩儿在等着自己说什么,但是有些东西,没了那点性命攸关的紧迫感推一把,饶是他浪里油条陆大夫也有些说不出口。

 “庄小羽同志,又在想什么呢?”陆琛边笑边拍了几下自己的被子,语气里七分关心,三分揶揄。“哎呀这脸嫩就是招护士姐姐心疼,床位向阳靠窗不说,连这被子也比我的暄软得多啊。不过再软也别多在床上窝着,腰疼,还是躺着养精神来得好。”

庄羽总是很不擅长应付这类调笑,却还是直直望进陆琛眼里:“琛哥,你胳膊好些了吗?”他顿了顿,用极其虔诚的口气说“我很担心你。”

一堆话涌到舌尖,陆琛想说我哪比得上你ICU躺了快一个月,病危都下过了,想说我胳膊好着呢,都开始做康复了,甚至想皮一下调侃这缝合技术也不咋地……

“我挺好的,庄羽你不要担心。”陆琛拍了拍庄羽的脑袋,头发长了,都不扎手了。
 

老人家常说头发软的人性子也软,反之亦然。

陆奶奶她老人家当年就曾揉着陆琛那头新剃的硬茬发,开解着急上火的陆爹陆妈:“阿琛脾气犟,总是说不听,自己主意正得很。他也大了,有自己想法了,当兵就当兵嘛,小伙子当兵总是弗错的。”

陆琛回味着刚刚指尖软软的触感,不以为然。

明明那么软的头发,性子却也是一等一的硬。

蛟龙从不缺铁骨铮铮好男儿,但庄羽不一样,他闷着,也不知道是和谁在较劲,就这么闷声不响地固执着。


现在,他又是这么闷声不响地,定定地看着陆琛,他说:“琛哥,你疼吗?”

陆琛认输似的长出一口气,小小声的告诉小孩儿自己现在已经不是很疼了,不过伊维亚条件太糟糕了,伤口感染得有些厉害,清创很疼,但现在已经好多了,就是有些疤消不掉了……

陆大夫就这么絮絮叨叨的说了一大通,说到最后甚至还从专业角度给庄羽分析了一下自己还需要多久能恢复到最佳状态。

庄羽认认真真的听着,听着听着就笑了,陆大夫停住话头,不知怎得也有些好笑:“你笑什么?”

小孩儿有些害羞:“我很久很久没听到琛哥你说那么多话啦!我很想你!”

这是撒娇吗?陆大夫胸口那只老鹿被这记直球砸懵了,久违地开始闷头乱撞。

“那天我和琛哥你说过了之后琛哥你就一直躲着我,其实能和你俩人住一间我已经很开心了!但是我还是想听你多说说话,说什么都行。”小孩儿才不管他琛哥心里的老鹿撞得都快脑震荡了,直白坦荡,一颗心赤裸裸交到陆琛手上,不管不顾。

 

自从那次带着哭腔对着自己说了栓红线的话,小孩几乎每一天都是这样,直球一个接着一个,毫不掩饰那份要涌出来的喜欢。

说不喜欢庄羽,那是假的。

但是陆琛总是不太敢接受这颗真心。

太过滚烫赤诚,陆琛总有几近灼伤的错觉。庄羽还年轻,是轻易能多巴胺上脑轰轰烈烈爱一场的年纪,但陆大夫不一样,沉浮多年,一颗苍老的心早就经不起折腾了。

而且,他有预感,这一次要是交出去了,就拿不回来了。

 

日子就这么一天天的过,庄羽还是每天笑得像个小太阳,端着张乖乖巧巧的脸说着直呛呛的情话,得不到回应也不气馁的样子。

康复治疗、心理干预,两条蛟龙总算是评估合格能够出院了。

走之前,陆琛还是忍不住皮了一把——把病床叠得整整齐齐有棱有角,病号服方方正正,连卫生间里的水壶把儿都冲着一个方向。

庄羽也陪着他皮,只是叠衣服之前,珍而重之的把病号服的第二颗扣子剪了下来。

陆琛正想问小孩儿作的什么妖,小孩儿却先一步动了。

他说,自己高中毕业的时候女同学们都问自己心仪的男生要校服上的第二粒扣子,她们说这粒扣子离心脏最近,只要得到它就能得到真心的爱。

他说,琛哥,把生命献给国家,这是我的人生的第一颗扣子,我无怨无悔,现在我想把第二颗扣子给你。

他说,我是真的喜欢你琛哥,我想和你过一辈子,我们在一起吧。

 

行吧,这颗心终归还是交出去了。谁叫我惯着你呢。

陆大夫没有回答,只是收下那颗扣子,然后抱住了庄羽,紧紧地,抱住了这个要一同走过余生的人。

 

“叩叩叩,有鹿在吗?我可以进来吗?”陆琛的老鹿听见有个小家伙在撞门。

老鹿摸了摸还包着纱布的额头,无奈道:“请进!”








这篇其实是“我愿意”系列的番外的一个小甜饼,后勤组小天使真的巨可爱呀,希望他们能甜甜甜甜。不过看样子弄不好番外都要比正文长了哈哈~

以下是正文链接噢:

 庄羽的次级线圈

 陆琛的肾上腺素

评论(16)

热度(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