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也要超开心

欢迎来到小开心的甜饼铺子|・ω・`)

山河破碎 笔墨如刀

有幸能遇到面老师这样的妙人。

实在可爱。

从脱轨开始,每天早上起来看见更新,总是笑着点进去尖叫一声“太太更新了!”又哭唧唧看完嚎啕“我心尖子疼!”

舍友也多次调侃我每天早上日常发疯。

没办法呀,那么棒的文章,实在是值得我发一遭疯的。

一天天的等着,看着一开始先生的疏离,少帅的冷厉,再到国破山河败,寸土寸热血,支离破碎的疆土托不起哪怕一卷薄纸般的爱情,炮火纷飞,尔虞我诈,这样纯粹的感情大概是没有立足之地的。

面老师太狡猾啦!明明《脱轨》里的顺懂也是能够绝处逢生的。

于是我傻不愣登的觉得,大概先生和少帅也是可以全身而退的吧?

我还是太傻太天真了。

在面老师咆哮“日老师是什么鬼”的时候,我也悄咪咪说了一句想喊老师“刀娘”。总觉得这个称呼很适合面老师啊,明明是那么温柔可人的姑娘,却总是执着一把利刃循着你心头最柔软的那个点,不偏不倚来一刀。

但是我喜欢你呀面老师。

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老师不过是把月亮的暗面袒露了出来,坑坑洼洼的环形山像一道道悲伤的疮疤,在遥远的地球上被凝固在镜头里,却又美的让人心碎。

半夜不能读面老师,会心碎的。

贺新郎·同父见和再用韵答之

老大那堪说。似而今、元龙臭味,孟公瓜葛。我病君来高歌饮,惊散楼头飞雪。笑富贵千钧如发。硬语盘空谁来听?记当时、只有西窗月。重进酒,换鸣瑟。

事无两样人心别。问渠侬:神州毕竟,几番离合?汗血盐车无人顾,千里空收骏骨。正目断关河路绝。我最怜君中宵舞,道“男儿到死心如铁”。看试手,补天裂。


 

中二时期是最喜欢辛弃疾的,借刘克庄的话,“横扫六合,扫空千古,自有苍生以来所无”的奇人奇词。

转头来看第二阙,颇有些惊心动魄的味道。

大概这世间所有的豪壮都是相通的。

这天下大势依然如故,人心却大为消沉难如故。还请问这神州大地,究竟还要被割裂主宰多久呢?汗血宝马拖着盐车无人顾惜,当政者却要到千里之外用重金收买骏马的骸骨。极目远眺,关塞河防道路阻塞,不能通行。我最敬重你如祖逖闻鸡起舞般的凌云壮志,你曾说过:“有志男儿,抗击侵略者的的决心至死也会如铁般坚定。”我等待着你,待你大显身手,恢复中原。

男儿到死心如铁。看试手,补天裂。

这句话,太戳心。

于公,少帅做到了。

于私,先生做到了。

 

乱世中,能有这样的感情,是幸?是不幸?

记得曾有姑娘在评论区嚎啕“同生共死也算是HE!”太太果然又是温柔一刀,阴阳相隔。

《刘三姐》里有这么一个唱段

“连就连,你我相约定百年。 谁若97岁死,奈何桥上等三年。
连就连,你我相约定百年。 相恋只盼长相守,奈何桥上等千年。
连就连,你我相约定百年。 不怕永世堕轮回,只愿世世长相恋。
连就连,你我相约定百年。 不羡西天乐无穷,只羡鸳鸯不羡仙 。”

现在才知道,这个唱段叫做《藤缠树》。

不免有些唏嘘。

少帅是东北傲然挺立庇荫万里的大树,谁知先生才是那根绷着他扶着他守着他爱着他的藤。

都说树死藤难活,他却硬要他长命百岁。

那便长命百岁,只求你在奈何桥再等我几十年。

待我和你一同喝了那孟婆汤,来世在看着大好河山,必是海晏河清、时岁穗丰。

 

语无伦次,诚惶诚恐。 @有朝一日 胡言乱语,卡着今天的点儿,只想表白您,写得太真太深。

爱您。

评论

热度(17)